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花落

既寻花香,也求面包:食品标准代理!2453288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燕归来  

2011-09-01 21:38:33|  分类: 自家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 燕归来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去另个食品厂家做资料,早上走在那条槐荫浓密的红砖小道上的时候,太阳正红着脸,明媚地在遥远的东方闪亮。路面上有稀疏的光亮。空气是潮湿和干净的,可以放肆地呼吸。世界还没有嚣张起来,秋虫的唧唧吟鸣还在。

       我心情施施然飞扬,使劲吸紧肚子,端平肩膀,目光低垂,不紧不慢地走在路的正中央。在步履的节律里,感觉到头发沙沙得擦着肩膀。 我走得不偏不倚,思绪却是无边无际,不怎么正经的无乱编排一些故事,专注的时候,自己就偷偷的笑起来,或者眼泪涌上来。经常这样,让自己在离地面不高不低的空间里飘荡。

         目光擦过迎面走过来的一个老太太,她的头发花白蓬乱,面容僵硬,走路歪歪斜斜。我忽然就好玩地想:她是不是心中也正想着和我一样离谱到没有边际的一些东西?或者,她曾经想过?如果,每个人都这样行走在踏实的地面上,灵魂却信马由缰,那么,在我们的头顶上,还真的有一个清明曼妙的世界了。想着,我仰头望了望,轻轻的笑自己痴狂。

        坐上了公交车,路很长。我把耳机塞上,听城市之音,这个时段经常有经典老歌播放。我依靠着冰凉的玻璃,眼睛望着窗外,搜寻着,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。耳中的音乐很快就弥散,弥散到我的触觉找不到的地方。因为,我心中的故事,正演绎得激荡。

        《燕归来》:

        古村夕阳,西边的矮墙投下了很长的阴影,落在小院的青砖地上,小院的中央有颗沧桑的古槐,浓密的叶子间,一串串碧绿的槐果,正在夕阳里透亮。树下有一个青石的小圆桌,周围散乱地摆着几个小木凳。

        她正坐在一只矮凳上,端着一只青花的小碗,正专注地把小米散在脚边的青砖上,顺滑的头发瀑垂下来, 落在她碎花的衣裙上。一群鹅黄的、毛茸茸的小 鸡雏,唧唧地,你争我抢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西墙上紧闭的木门,吱呀一声,洞然扑进来整整一通道阳光,很晃眼。

        树叶沙沙沙轻响,远处树上的知了唧唧唧嘶鸣,洞开的地方一片白茫茫。是真的吗?她抬头望的时候,他的身影正镶嵌在木门框起的光亮里,真个人看上去都很虚幻 ,头发上是一圈白光。是真的吗?是不是又是空空的希望?

        他回来了。吱呀的一生门响,穿越几年杳无音信的流浪。

        他径直走进来,脚步带动了地面上发黄打卷的槐叶。那金黄的叶子窸窸窣窣跟过来,或者被他漠然不知地踏碎在青砖上。

        他把泛白的背包放在青石的桌子上,坐在她对面的一个矮凳上,随手端起一杯澄碧的清茶,畅快的咕咚几口,然后才随意地看着她,轻描淡写地问一句:你还好吗?

        她有些恍惚,身体失去了反应。那唧唧咋咋的小鸡雏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,依然热切期待着她手中的小米,几只心急的小家伙闪动这嫩黄的小翅膀,企图飞到她冰凉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你还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好不好。 

         她只记得在他转身离开离开的那天的秋雨,犀利冰凉;

         从那天起,墙边的月季,一次又一次努力地妖娆,一次又一次寂寞地抱枝而亡;

         一次次打开他的房间,再也没有人从门后顽皮地跳出来,热切地叫她,只有风铃孤单地叮叮当当;

         花影浮动的月夜,一个人清寂地踏上空空的木楼,倚着暗红的栏杆,望着静默的月亮,从希望站到绝望;

        不能安眠的夜晚,她爬起来给他写信,青灯照孤影,夜风抚泪光,字短情长,无处寄往;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又一个黄昏里,她站在那条逶迤的古道口,痴痴张望,那样的图画凝固成天宇下的一个笑话,荷锄晚归的同乡们一次次摇头,一声声叹息;

        古筝幽幽,穿透了她的胸膛,思念太烈,灼伤了她的希望。  

        然后,她学会了煲一锅香喷喷的烫;穿起了细小花朵的裙子;留起了长长的顺滑的头发---------。   碧茶烟腾,在最痛的时候,最美的绽放。 年华焕彩,只等那也许不可能的回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过神来,冲他清淡的一笑:我很好。

        多情,总是无痕的伤。  她在伤痛中陶醉,也在伤痛在成长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继续把小米散在地上,看着这一群毛茸茸的小东西,欢畅。 微风吹来,一片树叶映着夕阳,飘飘荡荡,落在她碎花的裙子上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1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