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花落

既寻花香,也求面包:食品标准代理!2453288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故乡印象  

2012-08-08 22:29:02|  分类: 自家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 故乡印象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是我和G当班。G过来的这个周末回了趟潍坊,那里是她的娘家。G是个大孝女,每年都要回家好几趟,每次回家都要大干快上一大把,帮父母处理很多家庭事物家务,每次回家都尽量多待些时间,这次去了三天。今天是她回来后我们第一次见面,这一上午,就都是有关她故乡的故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中午休息的时候,我趟在临时床上,还再想着故乡的事情。所谓床,就是在地板上铺上厚纸板,然后铺上小褥子就对付了。这是我们给自己创造的小幸福。本来的时候,我们中午只是趴桌子上着休息,有次我实在累了,就把单位分油时的纸箱拆开铺地板上睡了一会儿。很出格的举动。但是。那种舒服,无以比拟,别的同事也纷纷效仿。如今,中午的时候,好几个房间里,合拢了窗帘,噼里啪啦,躺倒一片,很是壮观。

       在我躺在地板上的时候,故乡对于我就是我家的大门洞,粗朴的红砖,紫红色的木门,夏天的时候,家人有时会把凉席铺在门洞的土地上,坐着,或躺着,闲散地等着太阳偏西。听着杨树叶子窸窸窣窣响着,家养的老母鸡在旁边的墙角边咯咯咯地找食物,清凉的风丝丝地扑在脸颊上。

       我还想到我邻居家的那个男孩子和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 那男孩子比我大一岁,有点轻微的智障,我算术考100分的时候,他考2分。这么多年过去,故乡在今天这种特殊的情绪下,逐渐清晰的时候,居然想到的是他。在很小的时候,他曾经是我最亲密的玩伴。那时的孩子经常的游戏就是拿着小铲子在地上挖土、建城堡。在一起玩的孩子好几个,我和他联盟。有时地盘被侵占了,还可能刀戈相见一番,以维护自己的领土完整和人格尊严。我记得最惨烈的一次,不知是谁的铲子敲到了谁的头上,被敲的那个立马哇哇大哭起来,回家找大人。我额头上没有任何疤痕,想来,被敲的那个不是我。我也不知道敲人的那个是不是我?应该也不是,因为我从来也不是勇敢和凶猛的。敲人的那个,肯定不是他,他老实到有点傻,老实到经常被他的奶奶骂。我不知道被敲的那个是不是他了,也不曾记得他的额头是什么样子,是不是留有疤痕?

       对他记忆深刻的事情还有一件。当时,我坐在他家的门槛上等他去玩。他正坐在一只木凳子上吃包子。那包子是粗面做的,饺子形状,因为粗面不容易捏褶子,所以,不能做成圆形的。粗面的包子,最好吃的部分无疑就是里面的馅了。他家条件不好,包子也算是好的吃食了,平时不经常吃。他显然要把最好吃的部分留到最后,就小心翼翼的、转着圈啃外面的面皮,里面的馅料越来越高,终于支撑不住,散在地上。这件事给我很深刻的印象,影响我很多的人生抉择。美好的东西,一定要及时享用,只有享用了的美好,才和自己的生命有关,稍一闪失,可能就化为心痛的遗憾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我大一些的时候,已经抛弃他了,因为我上学了,天地一下子宽起来。

       我还对他的母亲,有一些记忆。在我应该是十几岁的时候,经常去他家找他的母亲玩。他母亲是那种基本没有任何心眼的人,一个字不认识,说话不多,应该是本也没有什么话从她简单的头脑中生发出来,声音也很软和,总是嘻嘻的笑,脸色很好,身体也很好,从来也没有吃过一个药片。没吃过一个药片,是一个标志性的特点,一下子突出了她的不同:她简单到不生病。我站在她旁边,看着她在大锅土灶边忙活,把硕大的铁锅刷一边,再刷一边,把刷锅水盛在大盆里,再拱着身子把盆子端到对面的羊棚子里。我不记得和她说过什么,也不记得她对我说过什么。有关见识,有关思想,什么记忆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想着故乡这个概念的是,想起来的居然是他们。和他们在一起,应该不能增长什么见识。我母亲就曾经很纳闷的问我,和他母亲在一起玩有意思吗?我想,和什么人在一起,不一点要很有意思、很生动,我和他们在一起,应该寻求的是一种心安的感觉,一种彻底地放松。他们都不会伤害我。原来在整个的童年,心灵也不容易找到宁静安然的地方,就算在自己家里也不行,所以,我曾经结伴于他们母子。  从那么小的时候,我都是没有安全感的。在人群的精神领地里,我的心灵洼地几乎没有,很少有人的精神更弱与我,所以,我曾经在他们那里栖息。在潜意识里,相比起学习一些见识,我更愿意获得心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个弱势心态很严重的人,所以,更愿意从比自己还弱的人那里获得踏实和支持。总愿意遇到对我没有任何伤害的人。这样的人,在正常的人群中几乎是没有的。人和人,天长日久走在一起,难免会有些刮擦,而我总是底气不足。和人相处,我的一贯原则是,与人方便与己方便。其实,就算人家不给我方便,在一些小事情上,我也是与人方便的,因为身体里根本没有贮存与人家不方便的程序,一旦人家有事请求的时候,条件反射般的,就侧开了身子,放人家过去了。 我不敢为难人家,但我对人家的为难没办法。遇到他们母子,对我没有一丝丝伤害,是窝在心灵最底层的安宁,所以,以至于成为我的故乡印象中,最清晰的一抹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,对于女人来说,故乡是不重要的。亲人在那里,家就在那里,那里就是热土,是让人惦念的地方。真实的故乡,也早已失却了记忆中的模样。故乡对于很多人,都只是一抹心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