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花落

既寻花香,也求面包:食品标准代理!2453288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取悦自己(二十六)  

2013-06-10 21:00:10|  分类: 自家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取悦自己(二十六)

         这段时间,被单位搞得快要崩溃了,我的两个搭档都已经哭过不止一次了,只有我一个人还没有哭过,但我已经发过飙,把最刻薄的话,刷的甩在一个老是过来找茬的技术人员脸上,没有经过大脑,甚至没有经过空气,迅雷不及掩耳。她一下子就被伤得脸色煞白,无言地颤抖了一会儿,然后失态地大叫:你走吧,别在这里干了。我故意装得镇定,笑着,指着她,一字一句告诉她:你,没有这个权利!不信你试试。

       本来很正常的仪器和工作程序,被他们进行了颠覆性改革,改革得正常工作没法进行下去,样品积攒的越来越多,最多的时候,连续四天没有完整的检测结果。但这些工作不会过期失效,早晚都是我们的欠账。我们也是天天被胁迫着加班到晚上8点,接受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章法的安排。

      毋容置疑,我们的操作,没有问题。我们,都是用脑子在工作的人。这里的这点儿工作,这点儿道理,就算我只有小学文化,也已经想得很彻了,不知道为什么,这里的这些所长处长的,有些还是研究生学历,怎么就油盐不进呢?权利,能把智慧堵塞么?

       领导对我们却是相当地质疑,凭借着权利那么点先天的优势,带着自己明显错误的观点,过来对我们质问。而且,中间还夹杂了一句带有侮辱性的话,说:你们只要好好干活就行,不用想太多。我和我的另一个搭档,急赤白脸地和他分辨,结果,他并不接受我们的辩解,而是,很情绪化地转身走开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派一个技术处长过来,再次将他们的疑问,甩给我们,跟我们要个说法。说了半天,这个处长似乎有些懂了,若有所思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 我有些后悔和他分辨了。当你人微言轻的时候,也许,最好的抗争,是沉默。沉默,也许不能说服什么,至少,能为你保住最后的颜面。

       改过来改过去,最终还是改回了老样子。这么多样品总是压着,生产上也已经大受影响了。见什么原则性问题也没有发现,领导说,还是先把样品赶一赶吧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的时候,那个责难我们的所长又过来看我们仪器的使用情况和样品处理情况。当时,我正坐在椅子上,一只手臂支着下巴,静静地等着仪器中的红色液体缓缓地流下来,一动也不动。直到他已经来到我面前,拿起我的原始记录了,我才发现是他。我还是一动不动,无言地抗争他昨日无理的强硬。很显然,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,还有几个技术人员的共同讨论,他也想通了道理,所以,脸上的肌肉已经解冻。他见我一点友好的意思也没有,就讪讪地走到我的搭档身边。我的搭档也没有多少热情,他只询问了一两句,就离开了。语气也很温和。

       一会儿,一个级别更高的领导过来,说,这边的问题基本可以排除了,要把工作的重心往下移了。我们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工作了。整整一天,一直工作,终于为我们争取到按点下班的资格。终于可以按点儿下班了。累到透气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休班,从昨天下午就开始淅沥的小雨一直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我今天也没有兼职的工作要做,终于熬到了一个全身心休息的一天。也许是心里对自己太过于放松了,也许是前几天太累了,早上起来,身体上哪儿哪儿都不舒服,滞重酸涩。我怕自己这一天都这样下去,就想着给自己找点出去的理由,终于决定,去做头发吧。头发早该再拉直一回了,可是因为太费时间,就一直也没去。

     下楼的时候,门口竟然有只白色的小狗,毛不长,尖嘴猴腮的,但是却有个肥胖的身体。它一见我开门出来,吓得跳跃着往楼下逃去,却逃得并不甘心,一跳一回头,逃开一段距离就停下,看我的动静。我也吓了一跳,我抚摸着自己裸露的胳膊,很担心它会跳起来咬我。我试量着下楼,它见我下楼,也继续往下逃跳。结果,到了二楼的时候,它横亘于楼梯上,怎么也不下去了,而是冲着我呜呜地示威,而且狂吠不止。我也不敢贸然下去了,就亘在楼梯上和它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心想,听到它这样激烈的声音,它的主人会出来带它回家吧?结果并没有人出来。对峙了一会儿,见形势没有一点松动,我忍不住了,就在楼道里大声喊:谁家的小狗啊?谁家的小狗啊?结果还是没有人出来。我只有和小狗沟通了,我慢慢蹲下来,和蔼地看着它的眼睛,轻声细语,并结合这手势,告诉它:我不会伤害你,你下去吧。它的神态也变得温和,声音也如撒娇般呜呜咽咽,明亮的眼睛可怜兮兮望着我,身体不挺地轻轻扭动,两只耳朵也不挺煽动。见它不下去。我又打着手势,温言软语,引导它可以上去。它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,轻快而不失警觉地跑跳过我身侧,往楼上去了。

     我终于解救了自己。我和它,其实彼此都没有敌意,只是因为不理解,无法沟通,所以,才这样充满敌意。理解万岁,真不是说着玩的。不过,世界处处有凶险,不敌意又能怎样?

        到了常去的理发店,结果并没有开门。我举着伞等了一会儿,终于没有等到开门。为了不虚此行,我顺路在小超市买了一大堆生活用品,气喘吁吁地回家去了。为了不虚度这一天,下午的时候,我又冒雨去了理发店,这次有人,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,终于把头发做好了,效果不错,这个夏天,头发好打理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2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