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花落

既寻花香,也求面包:食品标准代理!2453288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为你述说  

2014-09-02 02:51:35|  分类: 自家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原创】为你述说
          半夜里老公才睡,他经常玩游戏到这样晚才睡,我却是睡过一觉,脑子有些清醒了。在寂静的深夜躺在床上,窗外隐隐传来叽叽叽叽秋虫的鸣叫,间或,会有晚归的汽车划破冰凉的空气的沙沙响声。
         这样静静的躺着,心中起了个小小的疑问:你今天来过我博客了吗?
          起了这样纤细的欲望,我更睡不着了,老公在旁边细细的鼾声也让我心烦。我起来,开了电脑。你果然来过了。
         刚刚入夜的时候,我写了两篇小文字。写文字,是为了给你看。
         我已经很久不写文字了,失去了那种生命状态。更准确地说,是状态,而不单纯是激情。是的,写文字的时期,是一种生命状态,我整个人几乎整天都处在一种诉说的状态中,只要有点点空闲,只要是不用脑子的时候,我都在跟自己说话,或者,在心里,跟一个人说话。
         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,你天天晚上来我博客,每天都来,而我,经常是很久都不写东西,就算是热闹也没得可看了。而你天天都来,这让我感动,也让我觉得惭愧。我总是没东西回报你,哪怕是一点点愉悦也好。
          而且。你是谁?这让我很疑惑:总感觉你是认识我的,你不是因为我文字的精彩来这里,你来这里,是为了知道我的信息,是吗?
         如果是认识的,也必定是欣赏过我的,因为,就算再美好的文字,谁会天天看呢?            如果是不认识的,那么,肯定在某个时刻,我的一些东西,打动过你,让你不仅关注我的文字,更关注了我本人,是这样的吗?
         而潜意识里,我不怎么相信,我的自言自语的情绪化的那些小文字,还用拥有这样铁的粉丝。这对于我,已经是最铁了。
         潜意识里,我一直把你当成一个人,一个故人,一个最早的博友。你是他吗?
         那时候,我也刚刚会聊天、写博等。有人说,每个人初上网聊天的时候,都会有种初恋的感觉。而我当时的感觉,如果也算初恋的话,那么初恋的对象,就是你了。
         那时,网上的时光,多是和你相伴的,心对心地聊天;你一篇我一篇地写博客,并彼此评论。你的文字真是优美,精致得如同手腕上精美的珠串,我一遍又一遍细细地抚摸,爱不释手。
          真是一段欢欣美好的日子,也是一段迅速成长的日子。因为有你,我心思细腻丰富,逐渐丰满。我张开所有的触角,感触生命的美好。我的文字水平,也大有提高。有时翻翻自己当时写的文字,有些竟然写得那样美,如果现在再写,必定写不出了。文字,更多的是心绪,而不是技巧。那时,我整天就处在诉说里,和你说,说我的所见所闻,我的所思所想。
          直到有一天,你转身走了。我还玩兴正浓,就到了隆冬,一切都被冰封。那个细雨霏霏的深秋的早上,班车在路上抛锚,我正冒着细若漫雾的小雨,在如帷帐般的玉米田间的小路上滋生着企图:那玉米穗饱满如同碧绿的小宠物,兹兹地撩拨我的欲望。我短信告诉你我当时的状况。那时,我们经常短信告知彼此的行踪,就如同现在的微信。不同的是,微信是将行踪告诉很多人,我们用短息,只告诉很少的人,或者,就只是一个人。
        你的短信很快回来了。你告诉我,不敢再和我联系了。
        我不相信你能做到,很久很久,我都不相信。所以,我还是不停地用文字诉说,我觉得,你能听到;我也觉得,你想听到。
        再后来,我相信了吧?因为,我几乎不怎么对你说什么了。
         我也不对自己说什么了,所以,我也没什么可写的了。 
        直到,又遇到这个朋友,他天天来看我,而我什么也不能给他。我想继续诉说,我却写不出什么。你们是一个人吗?    
        在我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,我其实一直因为你们就是一个人,他就是你。 
        在我无故地被这样关注的时候,我还是很感触的,我感觉你又回来了,有时,又难免地对你徐徐说道。
         那次去舜耕会展中心参加旅游节,在一个皮影展台前。我立在那里,含笑望着皮影幕后专心说唱的艺人,他专注于自己,外面的世界,和他无关。那个用木质乐器打鼓点的艺人,不时抬眼看我一下。古朴简陋的画面,沧桑粗朴的唱腔,还有展厅不怎么充足的光线。没有几个人肯为它驻足。我站在那里,遗世独立一般。
         那天,我穿着原白麻纱筒裤,暖色百花无袖小衫外是黑色镂空小纱衣,手拿圆形纸质小扇,使劲地扇着,长长的头发在我微微垂着脸颊两侧使劲地飞扬,胸前的黑色的纱衣也掀飞起来,里面百花的小衫使劲地裸露着。那件百花小衫,使我们那唯一的一次见面时,我穿过的。我随着鼓点,含着笑意,使劲扇着。时光是这样美好,好像能够古往今来地随意穿梭。
        那个瞬间,我再一次确认了,就算在穿在原来的小衫,我也已经是另一个自己了。我已经没有任何资格在等待了。尽管,当下的状态,是另一种美好。如果,万一又遇到了,我已经不再企图你走过来,叫我姐姐。就那样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站定吧,看我另一季节的风采。你站在旁边且看,我精心煮酒,抚琴浅唱,把岁月晕染成金黄。
       在一个莲藕酒荷叶茶的展台前,老板请我喝一杯荷叶茶,他有事的间隙,我一个人坐着,手握青碧的茶汤,看着脸颊两边垂下的头发,再一次含笑告诉自己,我真的已经是另一个自己了,已经没有资格再奢望,奢望你坐在对面,与我对饮,轻歌浅唱。
      如果真的是你,如果你还在路边上。
      如果已经不是你,如果是另一个人,站在我的路边上。
      我想,我都愿意歌唱。
      我只有寡淡的人生,我很少得到欣赏,若有谁这样重视我,我愿意投降。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